臺灣低廉藥價的另一面

2012/09/07

Nim CHEN

佔健保局總體醫療支出 25% 的藥費支出一直是健保支出中相當可觀的一部分,而臺灣長期偏低的藥價即使在多次調降後仍沒有顯著的降低藥費支出,然而偏低的藥價已經出現許多負面影響。Connectome 期待與您一起關心健保相關議題,思考臺灣低廉藥價的另一面。

台灣藥價基準乃是參考全球十大已開發經濟國 (A10) 藥價的中位數作為支付價格上限,並在核價時將匯率變動、包裝大小納入考量。但實際上健保局所制定的藥價實是偏低,以專利新藥為例,其價格約為國際平均中位價的 65%,將藥價差納入考量後更只有 50%,而整體平均藥價與美國相比則僅為其 28%。

然而低廉的藥價並非只有好處,臺灣長期的低廉價格已影響了引進新藥的速度。

 
圖片來源: 康健雜誌

在引進新藥時,中央健保局需要約六個月的時間核定藥價,然由於其開價通常會遠低於 A10 的平均價,故大多數藥廠會再向健保局爭取調高價格,使得定價時間拉長到半年甚至一年,影響新藥在台灣的上市時間,加上新藥進口核准流程,使得台灣在引進新藥的速度上,約慢了三至四年。 由於偏低的藥價使得藥廠將新藥引進台灣的意願減低,尤其台灣的藥價近年來成為鄰近國家如韓國、泰國等的參考指標,為了避免這些國家以台灣偏低的藥價向藥廠議價,部分藥廠已開始選擇將新藥先引進其他國家,或甚至不引進台灣,造成台灣新藥引進的速度更加緩慢並影響國人用藥選擇。 而藥物引入台灣後,還會因健保局所實施的藥價調整,造成價格繼續下降,部分藥品價格甚至可能無法反映藥廠成本,導致其退出台灣市場,影響國人用藥權利。

以藥養醫,健保局、藥商、醫院的三角關係。   

 
 

圖片來源:臺灣立報

健保局制定藥價基準後,醫院便以此基準依其議價能力不同向藥商議價,而藥價基準與醫院購買藥物的價格差異,便是所謂的藥價差。在健保局的總額支付制度下,許多醫院只能選擇以藥養醫,向藥商要求藥價差以支付醫院營運 (目前醫院的獲利來源約有 50% 是來自藥價差),部分醫院會向藥商要求20% 的藥價差,意即某藥物基準價為100元,醫院便要求藥商的售價不能高於80元,更有甚者,部分醫院則是向藥商要求”絕對藥價差”,例如某藥物基準價為50元,醫院要求10元的絕對藥價差而造成藥商售價只能低於40元,若在健保局實施藥價調整後其基準價變為40元而醫院仍要求10元的絕對藥價差,則藥商的售價則只能以30元向下議價。 合理的藥價差不僅讓醫院得以獲得合理的收益,也反映藥廠研發成本並為其提供利潤,然而健保局所進行的藥價調查與調整卻視其為藥價黑洞,以扣除藥價差後的價格作為調整後的藥價基準 (目前健保已進行七次藥價調整,每次調降幅度約15%),醫院為維持利潤只能向藥廠進一步議價或選擇其他藥物,如此惡性循環導致藥價雖然下降,但卻引發醫生用藥習慣被迫改變、民眾用藥權利受影響、部分藥品退出台灣市場等後果。

延伸閱讀:  

健保藥價連七砍,藥費支出卻更多 - http://tinyurl.com/8whf7nj

藥價黑洞到底是什麼 - http://tinyurl.com/8ofwg2o

 

Nim CHEN's picture

關於作者

Nim CHEN
Nim CHEN 臺大生化科技系,臺大生化科技研究所畢,期間曾至慕尼黑工業大學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學生,並在當地生技創投公司短期實習,負責評估創投個案的發展潛力以及競爭者分析。喜歡旅行以及與人接觸、嘗試各種不同的事物,希望透過 Connectome 讓更多人了解生技產業發展以及職涯規劃,進而創造適才適所的產業環境。期待未來能投入醫藥市場分析與行銷等領域。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