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也做最尖端的研究

2013/11/27

陳映嘉

唸生科的學生就是因為對生物有興趣,喜歡做研究,但似乎這條路漫漫長,光是念研究所、出國還不夠,還得做博後、當教授,擔負著發論文、拿計畫的競爭與壓力。這難道是唯一一條路? 其實不然,以美國的狀況來說,進業界做研究也是生科人畢業後很自然的一條出路。

職涯路徑 (career path)

大學畢業的新鮮人可以參加各大藥廠、生技、醫材公司的校園徵才活動,通常有兩三類不同的機會。最佳機會是大廠當中的管理人才培訓計畫,這類型的計畫招募應屆大學畢業,兼具專業與領導能力的人才,給予特殊的機會,進公司後會在不同部門 rotation,各待上幾個月到一年,在三、四個部門都工作過之後,再選擇自己喜歡合適的部門繼續做。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培養管理人才,做過 rotation 的人對各部門的甘苦都能體會,比較容易成為好的領導人才,而能夠參加這樣的計畫,未來成為主管的機會也比較好。要參加這樣的計畫,通常在學校不僅所學科系與公司領域相關、成績不錯,還要在社團活動當中擔任幹部,展現出領導能力。像這樣的計畫每家大廠的名稱不同。大多針對大學畢業生,但是像BD (Becton Dickinson & Co.) 也有針對博士班畢業生的 Technology Leadership Development Program。 那類特殊計畫之外,想要體驗研究生活的大學畢業生,可以進入業界做研究助理 (Research Associate/Research Assistant)。這樣的職位內容通常在實驗室裡工作,和在大學實驗室裡的研究生很類似,但是是由公司的研究員帶領工作,通常不會主導實驗方向,但是能夠把實驗的手藝練好,漸漸增加經驗,然後升成 Senior Research Associate。之後要升到 Associate Scientist 或是 Scientist 就要看機會,通常再唸一個博士比較容易,但也不少人在這時候就轉往產業中的其他領域。 (延伸閱讀: 博士藥不藥) 博士畢業或是做完博後進入藥廠做研發,通常第一個職位是研究員 (Scientist),能夠自行主導一個研究計畫,一開始可能自己做,之後也有帶著研究助理一起做的機會,所以公司內容是以設計實驗為主,而由研究助理來實際操作。隨著經驗與年資可以再升成 Senior Scientist、然後繼續留在技術導向的 Staff Scientist/Principle Scientist 或是轉入管理導向的副理 (Associate Director) / 經理(Director) 職位。

工作內容範圍

業界研究員的職位進行的工作內容和大學當中的研究工作相當類似,需要主導、設計、進行實驗,並向上報告實驗結果,有時候手下會有研究助理幫忙進行實驗,有時則親自動手。隨著公司方向與部門,研究方向略有所不同。聘任研究員的部門通常是研究 (research) 部門,以疾病類別可以分成癌症、感染病、心血管、代謝、神經、免疫…等,每個單位專精於相關的分子作用途徑 (signaling pathway) 上,尋找與疾病相關的因子、作用機制、以及可以切入用藥的標的 (target)。 找到標的以及可能的藥物候選分子 (lead) 後,在進行臨床試驗前,必須進行細胞實驗及動物實驗,通常是老鼠實驗,測試藥物的毒性、藥效、以及藥物進入體內後的代謝動態 (PK/PD: pharmacokinetics, pharmacodynamics),這些部門都需要有良好的生科研究訓練與專長。除了研究之外,藥物發展 (development) 和生產部門也會有研究員的職位,在生產部門當中,由於藥物是用細胞來製造,從實驗桌上的細胞培養要延伸到大規模的工廠化生產,其中要如何控制細胞培養或發酵槽的環境,讓藥物能夠順利生產,也會招收有培養細胞專長或是化工發酵專長的研究員。 背景比較偏化學的博士,進入藥廠研發單位可能是進行篩藥和優化藥物 (lead optimization) 相關的研究,進行合成製造、篩選、或是分析刻化藥物的性質,找到擁有最佳藥物特性的分子,工作內容可能包括發展出適當的分子分析方法。而在生產製造部門當中,大分子藥物由細胞製造出來後,必須要用生化方法純化、再進行 formulation,找到讓藥物分子能夠穩定的條件、並包埋在能做成藥丸、膠囊、或其他能夠成為產品的狀態,這些工作都需要有生化方面的研究員來進行。 美國大藥廠的規模很大,任何一間大藥廠的一個研發點都可能有百人千人的研發人員,工作內容如上述分成不同方向,因此對博士的需求很大,在這樣大規模的研究單位裡面所累積的知識與研究能量是不容小覷的,尤其針對藥物與人體中間的作用關係,在研究上是領先於學術界的,由於研發出來的成果可能直接影響到人費的健康福祉,許多藥廠研究人員都有很強的研究動機,因此對生醫研究有興趣的人,在這樣的環境是很好的磨練機會,是可以訓練研究能力與思考的地方。 在醫療器材與診斷的產業當中,也有和上面提到的相對應的研發部門,只是因為目標是器材或診斷試劑,所以少了產品在體內的實驗,但多了對產品檢驗測試的實驗,在研究試劑產業也是如此,他們也都聘用許多博士級研究員,針對不同的生物系統 (疾病類型、分子機制) 進行研究,但以能夠發展成產品的方向為主。

業界 vs. 學界

業界的研究員和學界的助理教授職等、工作內容是對等的,都是能夠獨當一面的研究人員。但在不同的環境,思維和題目會有所不同。在業界做事總有一定目的,在藥廠就是要找到能夠成為新藥的機制與物質,每個部門針對不同的疾病或是signal pathway,運用任何大規模資源來找到機制或是藥物。如果是想要做一些針對生物本身有趣的題目,而並非跟發展新藥有關,那麼就不適合在業界做。另外,如果在研究的過程找到新方向,通常因為新方向可能有其他部門的人在做,所以不一定能夠隨著自己的想法決定,受到公司整體方向影響更多。 另一方面,在業界做計畫是直接跟公司內部提,不像在學界要寫計畫去爭取政府單位的經費,而業界願意投入的資源更多,不怕實驗貴,只怕做得慢,也是心態和學界不同之處。在學校的老師需要教書、輔導學生,也有許多學校的服務工作,相較之下,在業界更能專心致力在研究上。而且自己研究的成果,如果未來能成為救人的藥物或器材,對許多人來說是非常有使命感。因此,如果是對生醫研究有興趣,進業界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總括來說,在業界和學界同樣有做研究的機會,想要在生物醫療方面有點貢獻的朋友,應該多涉獵了解業界的機會。

您也有海外生技產業的獨特經驗嗎?您也同樣擁有滿腔熱血無處發揮嗎?快來了解【海外連結計畫】、填寫分享者問卷,讓 Connectome 為您規劃專屬的分享空間吧!

文章編輯者

Nim CHEN
陳映嘉's picture

關於作者

陳映嘉
陳映嘉 臺大電機系畢,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 (UCSD) 生物工程博士,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 (UCSF) 與麻省理工學院 Chris Voigt 實驗室博士後,研究領域由高通量 DNA 定序技術的發展,轉入合成生物學 (synthetic biology),目前在波士頓一家新創生技公司擔任研究員。與朋友成立波士頓台灣人生技協會 (BTBA),舉辦研討會、專題演講系列、及就業座談會,期望能促進當地台灣生技人間的交流,凝聚力量、關心台灣,提升彼此的實力。夢想未來回台創業,解決身邊眾生科人的就業問題。

Comments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