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的力量─楊明唐

2012/08/18

Sherwin Huang

楊明唐學長畢業於台大生技系,後攻讀藥學所,目前任職於國際知名的葛蘭素史克藥廠 (GSK),本次 Connectome 職涯沙龍,以探索家自居的明唐學長將與我們分享他從大學時期一路走來自我探索的思路歷程,以及他在業界的見聞與想法。

 

求學生涯至今 - 探索自我的過程

「我是B90這一屆進大學的,也是九開頭,所以跟大家年紀差不多喔。」現場響起笑聲,氣氛輕鬆了起來。「事實上我跟大家也沒有什麼不同,一樣是大學懵懵懂懂混過去,然後念了一個研究所…,但除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更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想法與心態。」學長謙虛地說。

雖然目前任職於藥廠,但剛踏進大學時明唐學長其實是完全沒有想過會在現在這個位置。大學生涯偶爾跟同學坐下來聊天思考未來要幹嘛,但也沒想出個所以然;在大一為了玩樂團想出唱片,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努力練團;大三因為現實因素散團,開始專注於本科課業,認真念書,到中研院沒日沒夜地做實驗,卻得到了一個結論:「我真的沒那麼喜歡做實驗耶。」;到了大四,被同學找去考中醫師,順便考了研究所,最後考進藥學所,原本計畫畢業後繼續朝中醫邁進,但在研究所生涯中,進行與中藥腎毒性和臨床研究相關的主題,才發現中藥好像也不如想像中那麼好,就這樣中止了中醫夢;接著在服替代役時,由於研究所的專長背景,被指派負責一個國家級卓越臨床試驗中心計畫的進行,退役後踏入職場,也從熟悉的臨床試驗領域開始,一直到現在轉入行銷部門發展。

從學長敘述中,可以看出在各個時期的發展方向並不是那麼一致,但學長認為,每個人的生涯發展大多不會是直線朝同一個目標前進的,反而是在不同的情境與不同的經歷下會做出各式各樣的抉擇,而每個抉擇一個一個累積起來,成就了現在的個人所在。

關於我的工作 - 工作上的所見所聞

學長認為生技產業之所以值得投入的原因,除了高產值,更重要的是其背後的意義 - 解決人類的問題。生技產業與人類切身相關的項目大致可分為醫藥品、資源環境、農業生技、醫療器材等範疇,臨床試驗是新藥開發的一個必經程序,而台灣醫療水準高,試驗品質穩定,因此臨床試驗產業目前是政府積極想發展的重要項目之一。

「所謂的臨床試驗專員,其實很像一個『專案管理』的角色。」臨床試驗為了對藥品作嚴謹的評估,依規模與試驗對象分成了數個階段,當中需要與許多醫師及醫療院所接洽,而臨床試驗專員就是在其間負責接洽斡旋的工作。

關於學長在臨床試驗專員之後的兩份職務 - 醫藥學術專員以及產品行銷專員,「其實兩份工作的最終目的都是“培養產品支持者”。」學長簡單分析藥品的行銷過程,首先利用推廣與曝光使潛在客戶對商品有所了解進而考慮採購,並藉由購買前後不斷的溝通與意見交流,建立客戶對產品的信心與忠誠度,再靠著現有客戶的發聲與推薦拓展更大的市場。而醫藥學術專員與行銷專員不同的地方在於:醫藥學術專員是從學術的角度出發,以學術研究的舉證與臨床試驗的設計等與客戶溝通,至於行銷專員則利用商業的手法,包括安排記者會增加產品曝光、請意見領袖發聲等方式來提高產品的銷售。

「請大家不要對行銷工作抱著很美好的幻想,一進去就以為自己會做什麼很大的專案或很有影響力的策略布局(笑)。常常每天的情況是,做報告到一半辦公室的電話響起要處理醫院的需求,講到一半常常手機又響了,所以趕快講完後接起手機處理另一件急事…」但學長又強調:「不管什麼工作都免不了有一些瑣碎雜務,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掌握到這份工作背後的意義以及邏輯,用心去學習。」

進入外商這幾年來,學長覺得外商在體制或是資源上的確較為完善,在裡面工作更可以觀察到外商在產業上的布局以及全球的趨勢。相較之下,對於台灣的生技研發環境學長則語帶保留,認為目前部分台灣企業的規模都還不算大,資源較分散,加上國內一些法規與規範事實上對於生技產業的發展不太友善,「但這些絕對是需要產官學各方面一同努力去改變的,必須要靠大家的力量去把其中的障礙排除環節打通,我想這是所有生技從業人員都該抱著的一種使命感。」學長勉勵。此外對於即將踏入或初入社會的聽眾們,學長也覺得不需抱著「進入產業前就想把所有東西先學好」的想法,許多工作事實上很多東西都必須從頭學起,邊做邊學,畢竟對於一個發展中的產業,有太多東西是人們還不了解的,換個角度來說,倘若某一個產業你可以在進入之前就把所有東西學完,那也代表它或許已經發展到一個限度,甚至即將面臨衰退與淘汰了,但不管是什麼工作,其背後常有著類似的思考邏輯,所以關鍵仍然在於你的態度與思考模式。

 

走到現在的感想 - 生涯規劃的三個重要原則

除了產業面與工作的資訊,學長還分享了三個他認為在面臨自身生涯規劃時,應要審慎思考的原則: (一) 你到底要什麼? 學長認為在做任何選擇的時候,都一定要思考「我到底想要什麼?」、「這件事或這份工作,能不能通往自己所想要的目標?」,由現場聽眾的迴響與發言可以看出,現在我們這一代年輕人不再只是埋頭於工作中傻傻苦幹實幹,而是對於所謂的快樂、生活品質、財務自由更加嚮往。學長提到:「常聽到有些人做了決定之後兩三年,才在說“唉當初我為什麼不去…”、“早知道當初別聽我爸媽的…”、“當初真的是被沖昏了頭”等等的抱怨,但我認為對於一個思考過後所下的決定,這些都是不應該出現的。」學長說,因此面對這些選擇,應該要更審慎的思考而不能只是一昧隨波逐流,在做決定的同時寫下自己的理由,時時檢視之,在做決定之後也要對自己的決定負責而不要後悔。 (二) 找到工作背後的意義 學長舉一個他在替代役時候的經歷:「當初在管理臨床試驗中心計畫的工作時,繁瑣的公文程序常常會拖延很多具時效性的案件,專案工作人員的年終獎金過完年後兩三個月才拿到其實是常態。但若是能將心比心,用一己之力讓程序在時效內完成,有多少家庭可以因為拿到年終而能過個好年,在加速公文審核的工作上就會更有使命感。其實就是這種使命感賦予事情一些意義,讓你的動機更加強烈,進而可以得到感動或成就。」 而學長在擔任醫藥學術專員時,積極與國外總部洽談,爭取臨床試驗研究經費投資台灣,除了本身職責的因素外,另一個動力也是因為瞭解到台灣的臨床試驗相關產業要發展,非常需要這些國外挹注的資金支持,「最後案子通過時,當你了解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於你的努力所達成的,你會相信自己工作的意義。」

(三) 勇敢嘗試所有機會

學長指出:「大家都會覺得說:“我是念什麼科系,那我未來就只能做相關的事情,找工作也只侷限在這個領域。”事實上一個人的生涯視野不應該是這麼狹隘的。」學長也再次強調,很多事情進入職場後都必須從頭學起,重要的是背後的邏輯與態度。 談到「嘗試」,學長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除了前面提到大一大二的樂團夢,學長在大學生涯還曾到大陸或日本批貨進行網路創業,同時也參加創業競賽,發現自己對於這些商業行為很有興趣,進而開始鑽研。一直到現在,學長除了職務之外還是持續「不務正業」,常找一些好友實踐想法,完成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去嘗試不一樣的事情,可以激發很多不一樣的想法,也讓你更了解自己。」,學長認為這些經歷幫助他對不同的領域有所了解,也發現所謂網路創業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容易成功。因為嘗試也讓學長瞭解自己喜歡幫助人,所以冥冥之中走上了現在藥廠的工作,學長也期許可以藉由在藥廠的工作,未來幫助更多人,並透過努力讓自己更有影響力,但也要心留台灣。

如果覺得做這件事情讓你不舒服,就去做吧!」學長最後送給大家這句話,希望大家能勇敢地跳出舒適圈,去看到更不一樣的世界與可能性。

 

 

<Q&A節錄>

Q:學長的分享中,工作與研究之餘還做了許多不一樣的嘗試。是否能分享您在"正職"和"副業"的時間上如何分配?

A:很簡單,時間擠一擠還是可以出來的。主要當然是利用正職比較空閒的時段來不務正業。

Q:學長對於未來的職涯規劃是什麼?

A:未來會繼續充實自己的工作技能,並希望能到不同國家歷練,努力擴展自己的影響力。每個不同層級的人都有不同的影響力,然而當你達到越高的層級,你能主導的專案也就越大。去影響更多事、幫助更多人。

Q:生技系同學目前從事的工作?

A:蠻廣泛的,像到國外唸PhD或研究助理、生技藥廠、食品業等等,當然也有人轉行到設計或是IT產業。但又回到前面的重點,要做你想要做的事,而不必把自己侷限在生技產業,畢竟公司在尋覓人才時,最重視的還是你的思考邏輯完不完整、有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大家沒有必要為自己設限。

Q:擔任臨床試驗專員(CRA)或是行銷工作需具備的人格特質?

A:其實一個工作並不會限定哪樣的人才能做,不同特質的人做同一個工作可以達成不一樣的成果,而這些成果可能都是同等優秀的。以CRA來說,基本上需要專注於細節並處理一些瑣碎事務,當你有好的分析與溝通能力時,對於專案可能就能有更穩健的掌控。但同樣都是CRA,有人注重細節與各個環節的溝通,有人可能擅長將時程縮短提高效率,兩種人都能得到很好的成果,端看你專注的方向為何。

Q:非藥學系畢業該如何說服公司人資自己能勝任CRA的工作?

A:除了說服人資,說服部門的主管也是一樣重要。至於要如何影響公司用人與否的決定,人脈與一些社交技巧就是相當關鍵的因素。例如你對臨床試驗這個領域有興趣,那就可以多參加相關活動和研討會,在會中主動接觸在這領域有影響力的人,逐漸建立人脈網,同時了解這個圈子裡人們的想法,這些或許在未來都將成為你入門的助力。

Q:台灣的臨床試驗市場是否正在萎縮? 未來是否有可能被大陸取代?

A:兩個答案都是“Yes”。臨床試驗的第一、二期需要持續緊密的追蹤與監測,但到了第三期規模變大且流程標準化,成本與速度成為較主要的考量,因此目前第三期臨床試驗已經慢慢移往大陸,加上ECFA簽訂後,兩岸的臨床試驗逐漸可以交叉承認,所以未來台灣的臨床試驗產業發展,應該要著眼於第一、二期這種專業密集的部分。

Q:在國外藥廠的從業人員學歷不同(如碩士與博士),對工作內容、待遇的影響為何?

A:在學術研發部門當然是PhD比較具優勢,但在其他方面就不一定了。其實很多藥業大公司的主管也不一定是PhD,所以學歷部分,還是要建議大家審慎規畫,真的想要念、需要唸再去念。

Q:生技領域畢業生在產業除了CRA, RA, 業務代表,還有什麼職場的可能性?

A:以外商藥廠來說,最常找的新人就是CRA跟業務代表,這兩個職位其實就暗示了學術與商業行銷兩個不同的方向。如果剛開始想學習藥廠研發的方式,可以考慮往CRA發展;如果喜歡具有刺激活潑一點的工作,可以考慮往業務方面走,特別的是業務代表這份工作可以快速磨練溝通及社交技巧,算是能夠加速社會化的一個選擇。RA(法規專員)的話,細心程度要很高。 其他還有像藥廠研究員、創投顧問、智財事務所等等,但最重要的還是透過多方嘗試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不要只限縮在自己所熟悉領域的框架之下。

小結: 這次我們邀請了楊明唐學長分享,他踏入職場時的時空背景與當時初入社會的迷惘,和現在大多數的碩博士畢業生相差不遠,也因此他的思維經歷或許能對我們有更多的啟發。除了本身的工作內容與見聞,學長也以幽默詼諧的口吻分享了他工作這幾年來,覺得很重要但許多人都沒有注意到的一些問題與心態,我想除了對產業的了解,這些內在動機與想法的調整,對於大家未來的職涯應該會有相當正面的幫助。

 

最後分享楊明唐學長的一些文章,如對於學長曾經歷的臨床試驗專員、醫藥學術專員工作內容有興趣的,相信能從中獲得非常豐富的資訊:  

臨床試驗專員簡單講 - http://tinyurl.com/d2acfuf  

醫藥學術專員大哉問 - http://tinyurl.com/ch2xs42

--

- 本篇為楊明唐學長在Connectome 8月4日「生技人,你想做什麼?」職涯沙龍的分享整理 - 

分享者:楊明唐,港都高雄出生長大,大學進入台大生技系、台大藥學所。學生時代起便投入實體與網路創業,內容包括教育、服飾、網站、國際貿易、公益等,其中一項專案亦取得2008 TIC100人文組亞軍。25歲進入葛蘭素史克藥廠工作,擔任過臨床試驗研發、醫藥學術與產品行銷等不同職務,連續兩年獲頒傑出獎。現年28歲,以探索家自居,勇於嘗試。閒暇之餘喜歡背包旅行、海邊活動、潛水、樂團、寫作等。

 

黃聖富's picture

關於作者

Sherwin Huang
有著一個自以為文青的30年代英文名字, 來自台大生化科技碩士班,覺得免疫什麼的超酷炫,專長是不務正業, 座右銘是"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理想是成為擁抱科學的文藝青年, Peace yo.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