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科學家的創業腦袋

畢業後,該選擇留在學術界做研究,或是到產業界發揮所學?
這個問題的答案並非只能二選一,擔任猶他大學助理教授的 Danny,受邀分享了他從學術界一步步走向創業、將研究成果一路推向商品化的過程...

全福生技─簡海珊博士 講座記要

簡海珊博士是近年在台灣生醫產業活躍的資深前輩,其豐富的海外歷練也讓業界期待著她的海歸能為台灣產業帶來更多的實戰經驗與多元知識。Connectome有幸能夠藉由全福生技黃嬿倫處長的熱情協助之下,邀請到簡海珊博士進行小型的座談會,分享她一路走來的經歷、抉擇與挑戰。

新創公司採訪─綠藤生機

綠藤生機是台灣第一個開發出「活體芽菜」栽培技術的團隊,創辦人為三位台大財金系同窗鄭涵睿、廖怡雯和許偉哲於2010年相繼放棄外商銀行與消費品公司的工作,在台大園藝系教授鄭正勇與林碧霞的協助下共同創辦,只因為懷抱著一個「想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的理想及做一個對社會負責任的品牌。Connectome 聚焦於其創業的故事,訪問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廖怡雯,希望綠藤生機成功創業的故事能感動並啟發更多的新創團隊,為台灣的生技業注入更多的活水!

生技創業,沒有你想像中的難

生技產業不同於其他產業,投資的時程長,必須經歷長時間的研發與臨床試驗,是花大錢來賺更多錢的產業。因此,感覺上是個門檻高,沒有大量資金無法進入的行業,更感覺投資下去之後,回本賺錢之日遙遙無期,令人卻步。事實上真是如此嗎?以美國的狀況來講,並非如此,創業的目的在於創造價值,不見得要等到賣產品賺錢才有價值,而投入的資本額雖高,也不見得是財力雄厚的大財團才投入,反而是需要有好的創新點子的人來投入,找錢是之後的事。筆者在此整理身邊創業的例子,與讀者分享在美國先期(early-stage)生技創業的模式。

「吃炸魚薯條的日子:劍橋生技見聞」專欄─劍橋現象的形成要素

筆者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台灣生技股表現正如日中天。投資人對生技產業看好,願意挹注資金固然是生技公司的一大機會,然而,一個產業要能永續發展必須要有許多要素同時配合,若無法同時打下堅實的產業基礎,短期的投資熱潮不全然對生技產業是好事。本期開始將針對劍橋聚落在過去半個世紀得以發展的成功要素進行一系列的探討,更期望各位先進給予指教。

你/妳不知道的生技職業

美國生技產業非常發達蓬勃,許多全球大藥廠、生技廠都將研發總部設在美國,另外美國也設有許多生產製造廠和臨床試驗公司,因此美國的生技產業可以說是從最起初的研發、藥物篩選、到動物與臨床試驗、以至於後端的生產製造以及行銷銷售,整條產業鏈都很完整,而每個部門也都需要不同專精的人才。Connectome 的海外連結計劃邀請到任職美國生技公司的陳映嘉博士與我們分享她的美國生技產業見聞。

異「鄉」人─從學術界走進商業界的 Bassil Dahiyat

受過學術界訓練的人們,儘管是最聰明或是最優秀的,總是持有比較狹隘的想法,而且無法推動創造商品。他們亦不知道該投入在何種疾病的領域上,該專注在何種蛋白質的改良研究以創造有效的治療候選藥物。學術與產業的差異並非不可跨越的鴻溝,而研究成果商業化更是社會大眾的福祉,因此研究成果商業化也是近來台灣大聲疾呼的議題,然而這當中的困難與技巧又是如何呢?且看Connectome邀請讀者kaoru為大家翻譯Xencor創立人之一的 Bassil Dahiyat的創業心路歷程。

Boot Camp 專訪─國產入侵紅火蟻偵測犬

來自中南美洲的紅火蟻每年為台灣帶來上億的損失,也使田野間的戶外活動蒙上了一層陰影。為此,中央研究院在前院長李遠哲博士的指示下,成立了數個紅火蟻研究計畫,希望能夠充分了解紅火蟻的生態、習性以擬出防治對策;中研院物理所陳洋元老師的研究團隊即是最早發展系統性紅火蟻防治方法的團隊之一。 為了進一步探求紅火蟻防治方法商業化的可能性,實驗室中的暉閔、怡臻和琬婷挾著實驗室已發展出的研究成果,在陳老師的支持下於2011年主動參加中研院育成中心所舉辦的Boot Camp活動。藉由一連串技術商業化的訓練,將實際可行的紅火蟻防治方法,推展為可以獨立營運的商業模式,逐步剷除台灣田野、運動場、機場和公園中的紅火蟻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