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西遊記 - 衝破五指山

2016/02/05

埃內斯托

其實一直想好好的紀錄之前被外派到倫敦的點點滴滴,但因為這段時間人生以超英趕美的速度前進著。這一年多,經歷求婚、結婚、父親去世、以及倫敦外派結束後到上海工作,一直都沒有心思好好靜下來回想這個奇幻的旅程。

所幸在 Connectome 好友不斷的循循善誘(?)之下,我才在已經來到上海三個月的某一個週末,開始敲打著鍵盤,回憶兩年前的這段時間,我收到公司通知,先前面試去新加坡的一個外派機會錄取了。

對,新加坡!其實在公司的編制上,台灣是匯報給新加坡的亞太區辦公室(亞太區包括韓國、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並不是直接匯報給英國總公司。當時我在公司參加內部儲備幹部培訓計畫(按:計畫內的培訓生預計在三年內在幾個不同部門做輪調,快速的學習各種工作技能及人際技巧),以及我在做行銷的工作時,大部分是接觸到亞太區域辦公室的同事們,幾乎沒有機會跟倫敦總部接觸。(按:了解公司的組織架構及公司內部的重要關係人 Internal Stakeholder,以及掌握公司內部可以利用的資源,都是爭取外派的重要工作)記得當時在出國參加幾天的培訓之前,公司的人事部長官們都語重心長的跟我們幾位儲備幹部培訓生說,出去參加培訓,你們就代表臺灣,新加坡辦公室的長官們也時時在注意你們,那裡不只是一個培訓的場合,更是讓你們展現自己的舞台!

雖然在參加培訓前也惡補了一些關於公司重要的策略發展方向(準備材料包括組織文化、CEO 的年度談話以及公司內部的各項重要新聞),但是第一次參加多國儲備幹部的培訓還是相當緊張。尤其是在亞太區域,大部分國家都以英文為母語,在先天的溝通上我們就沒有佔到太多的優勢。(按:大家雖然常常說英文可以溝通就好,但其實在工作上還是相當重要,除了要勇於表達,更要能即時且準確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有耐心聽我們慢慢講。尤其是在競爭工作環境下,自己表達不出來,別人就搶先說了)但憑著先前的惡補還有身為台灣人不服輸的精神,努力的表現,還是在那場培訓中,給新加坡的主管們留下了一點印象(純屬個人猜測:P)。其實,後來也慢慢了解,公司注重的,並不是只有個人的表達能力,更重要的是能夠在不熟悉以及壓力的環境下展現的適應能力,還有與不同國家文化的同事之間的相處以及溝通能力,因為這些,都是成為外派到其他國家,或者是跨國家的領導者,不可或缺的特質。在我們到新加坡參加培訓的內容,其實也都是注重這些人際技巧的培養。

回國的一個月後,我和另外一位同是儲備幹部的夥伴就收到新加坡來的面試邀約,有機會爭取到亞太區辦公室外派半年。在面試的準備上,其實可以把握一個重要的原則,就是去思考未來到面試的這份崗位上,會遇到哪些的挑戰。而這些挑戰,又可以藉由自己身上的哪些特質來克服。重點在於給面試官一些個人經歷上實際的例子來證明自己擁有這樣的能力來克服這些挑戰。如前一段所述,在面試不同國家的職缺,很多主管在意的是適應能力以及溝通的能力,透過過去的經歷展現自己擁有這些能力。剩下的,應該就是臨場的反應及自然的表現自己了。

後來我們兩個都幸運的拿到了這一次外派的機會,但是因為公司工作的調度,另一位夥伴先外派到新加坡,而我則留在原來的崗位上,預計半年後去接續那位夥伴的工作。

後來機緣巧合,又得到一次面試外派的機會,最後就選擇到倫敦的總部去學習。中間的過程細節,就之後再來細說了。但我想說的是,不管有沒有外派出去的機會,在自己原有的崗位上都必須好好的先把自身的能力培養好。因為唯有自己準備好,機會真的來臨時,才能夠好好的抓住。

當時公司決定讓另一位夥伴先去,我也徬徨憂鬱了一陣子。因為當時公司面臨一些事件的衝擊,變化很大,我擔心如果不現在出去,之後會有風險。但後來證明我錯了,因為只要專注於當下的工作,好好的裝備自己具備各項能力,機會還是會來的。如果我當時就灰心喪智,無心工作,那麼我相信,最後公司也不會給我機會到倫敦的總部外派學習。

我想分享一位主管在當時跟我分享的:在整個公司或整個產業的這一大片拼圖下,還有很多空白的地方,不要執著於把自己定義為某一塊特定的形狀,一定要拿到什麼機會或職位,而應該專注於培養自己各種能力,讓自己變得可以適合各種拼圖上的形狀。這樣,就永遠不怕沒有機會。

待續。

文章編輯者

蘇怡嫻
簡國任's picture

關於作者

埃內斯托
畢業於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大學最痛苦的課就是實驗課,每次都是靠買通組員寫報告才順利過關,於是放棄當個科學家。 畢業後在醫療產業中流浪,從第一線業務人員做起,到產品行銷,外派到英國總公司做市場準入以及在 CEO 辦公室做項目管理等不同職位,目前人在中國上海辦公室幫總經理打打雜順便幫同事吸吸髒空氣,期望自己能為地球做一點貢獻。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