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採訪─綠藤生機

2014/09/22

王嘉宏

綠藤生機是台灣第一個開發出「活體芽菜」栽培技術的團隊,創辦人為三位台大財金系同窗鄭涵睿、廖怡雯和許偉哲於2010年相繼放棄外商銀行與消費品公司的工作,在台大園藝系教授鄭正勇與林碧霞的協助下共同創辦,只因為懷抱著一個「想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的理想及做一個對社會負責任的品牌。Connectome 聚焦於其創業的故事,訪問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廖怡雯,希望綠藤生機成功創業的故事能感動並啟發更多的新創團隊,為台灣的生技業注入更多的活水!

 Q: 決定創業的契機? 創立綠藤生機想解決什麼問題?

A:綠藤生機是由一群由台大財金系畢業的同班同學共同創立,大家都在畢業後工作一段時間後,進一步想為台灣這片土地多做點事的期望下,才決定成立。最重要的是解決吃的安全問題,剛好長輩有這方面的知識,而經由品牌行銷是發揮影響力最快的方法,就自然想成立這家公司來解決健康飲食的問題。另一方面,我們也在經營過程中感受到透過一個正確的產品可以產生獲利,同時在推廣這個產品可以是對消費者有好處的。更進一步,我們也關心人們每日用的問題,所以也把產品從吃的芽菜延伸到每日必須的清潔及保養用品上,讓人們的生活更健康。
 

Q: 創業團隊如何成形?公司成立後就辭去原來工作嗎?

A:我們幾個創辦人都曾為橘子工坊工作過,也自願針對主婦聯盟的社員年輕化專案提供過顧問諮詢服務,在橘子工坊創辦人林碧霞女士的影響下,讓我們找到一個商業模式可以建立在對消費者有益,也能讓創業者獲利的可能性。而在公司成立後,我們也都辭去原本待遇還算不錯的工作,全心投入這個新創事業。而創辦人之一的Harris也因公司的成立,而延緩了到MIT進修的計畫。


Q: 你們創辦人成員都不是來自於生技生農背景,你覺得你們的著力點在哪裡?

A: 我覺得是看事情的眼光與技術出身的人不同:第一點是我們因為什麼都不懂,自然不會帶著成見去學習各種機會,第二點就是我們從不同的觀點來看事情,參與製造之餘,會退一步思考是否有其他更有效率的方法從事生產?當規模放大的時候(Scaling up),挑戰就不在於單一的產品做得多好,而是一批產品是否能維持穩定的品質,而這就牽扯到作業管理、人員管理,乃至於資金運用等,而這些就是我們異於他人的背景得以發揮,創造價值。或許正是因為自己的財金背景,能做精美的投影片跟客戶說明合作方式。
 

Q: 創業過程面臨到哪些困難,當時透過什麼方法解決?

A: 一開始,我們把農業創業想得很簡單,會覺得農業似乎就是種子丟下去就會長的過程。但開始投入後,發現種菜絕對比念書難很多。難在哪裡呢?第一個,每個種子都是一個生命,都不一樣,但是製造產業要看的是成本、產能、良率、穩定度。以上的因素都是必要的考量,因為當我在跟通路溝通的時候,他們絕對會把生產的穩定度納入考慮。但同時種子的生長情況絕對是個個不同,因此當我們好不容易掌握了發芽的技術後,可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種好五十盒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若要五百盒、五千盒就又是另外一回事。量產本身就是一門學問與工夫,煮菜煮給三個人吃,多數人應該可以應付,但要辦桌辦給三百個人,方法絕對不一樣,也因此我們光是維持穩定的量產,就費盡了功夫。又因為我們的生長方式是前所未有的,沒有適合我們的培養生長架,我們只好自己不斷的組裝嘗試、修改。或許我們有台大園藝系教授長輩的指導,讓我們不用走太多冤枉路,但畢竟一次次嘗試的還是原本沒有經驗的我們,所以只是種好菜還是花了很大的功夫。


Q: 從事生產總是辛苦的,可否曾想過請別人代勞實現你們的理想?

A: 這可以從兩方面來講,其一是溝通,有些我們的核心理念一開始的時候不見得會得到前輩的認同,因此為了能在早期實現只能自己下海來做;另一方面是我們不想因為引進外部資金造成外部股東在我們還沒有站穩腳步前過度干預我們早期的決策,所以目前的資金來源除了自己的投入之外,就是申請政府的「青創貸款」,然而這個貸款的放款條件不是很友善的(需要抵押擔保品),或許是台灣創業環境可以繼續努力的部分。


Q: 你們經營新創團隊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怎麼樣的新人是你們感興趣的?

A: 當人越多,如何溝通、帶領組織前進,利用資源達成組織的目標成為了每日的挑戰。隨著公司發展,人員流動中,如何維持活絡的討論氛圍與扁平的組織結構,但又不失紀律是我們在帶領團隊中需要不斷投入努力的部分。在新人選擇方面,其實就新創公司而言,所學背景並不是一個決定是否錄用的關鍵標準,我們最先看的還是他們對於我們的產品、理念及動機是否認同,是否有為了去實現理念來付出行動。另一方面我們更相信紀律 - 也就是「固定」的投入,而這是我們不斷建立的團隊素質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Q: 我們知道創業一開始早期客戶(Earlyvangelist)對於日後的發展非常重要,你們是如何掌握他們的?你們的策略是什麼?

A: 我們早期的貴人對於我們創業的幫助很大,像是台灣主婦聯盟、名豐豆腐、248農學市集,與主婦聯盟的關係除了一開始是由自己的親朋好友幫忙牽線外,後續的發展是靠我們幫他們做專案 - 研究如何讓關注聯盟的族群年輕化,並為此擬出對應的行銷策略。而透過這樣的過程,我們彼此建立了信任關係,也因此得以透過他們來對外舉辦講座來宣傳、自己出貨,成為我們早期接觸目標客戶,與深入了解客戶的重要管道。我們的想法很單純,那就是以「大家常用的,但有問題的」為出發點去想,哪些東西是「錯誤的需求期待」,也就是需求產生了,但卻用了錯誤的方式解決?小朋友不刷牙,因為傳統牙膏太刺激不夠溫和,所以就添加人工草莓口味。柔珠洗面乳的柔珠在Cost-down主導的價值觀下,使用不易分解的材質生產,造成環境污染。這些解決方式真的是消費者要的嗎?還是可以有另外一種選擇 - 一種不破壞環境,不讓自己的健康暴露在過多風險下的選擇?我們的策略其實很單純,那就是找到一小群核心客戶、了解他們、寫部落格文章、加入社群、參與團體,主動出擊與各方產生連結。


Q: 除了活芽菜以外,綠藤也開發出其他產品,保養品、清潔用品等等,為什麼想要作此類產品? 而此類商品需要的技術如萃取、配方設計,這部分有聘請專業研發人才嗎?請分享一下生活系列產品的開發過程。

A:我們的考量還是跟初衷一樣,由內而外,一開始我們覺得吃的問題一直存在著,但卻沒有人想要好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創立了活體芽菜這個品牌。所以我們投入新產品開發的標準在於這個產品是大家常用的,但還是一直存在著安全的疑虞,而保養品、清潔用品就是符合這個標準。另一方面,就現有技術的開發運用及門檻進入的可行性,也是評估的標準之一。目前萃取技術的來源是跟林博士合作,其實對新創公司而言,新產品在完成度約八成左右就應該先推行上市,然後持續地改良技術。此外在清潔用品這個大市場裡,市場規模已擺在那裡,而我們這類的新創公司只能做有別於大廠的差異化作為切入點。利用在活體芽菜所打下的信任基礎上,推廣新產品給消費者,節省溝通成本。


Q:產品在智財及法規方面的佈局規劃?

A:就我們著產業屬性而言,這不是一開始就能規劃的,但在這公司較穩定的這一兩年,對培養芽菜的生長架有申請專利。


Q:對於技轉或產學合作的看法?

A:我們目前想要做的是營養成分管理的領域,尤其是以特殊營養成分的標示。在食品市場中做出區隔,提供消費者不同的選擇。日本有個趨勢是,以機能性食物切入,利用給予不同種類微量元素來提高某一特定的營養成分,這是一個很精密營養成分管理的技術,和基因改造食物的概念不太不一樣。


Q: 最近台灣掀起一股創業熱,從大學校內鼓勵創業,你對於這些年輕創業團隊有沒有什麼建議?

A: 我個人認為先工作幾年再去創業比較好,原因是因為創業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 - 高挑的辦公室、優渥的薪資、舒適的環境、高度的生活自由度,並不是每一個產業都像軟體產業那樣,像是我們生技業就必須常常跑業務、顧產線,舉辦講座活動等。在學校裡很容易被新技術吸引,但創業要能成功,能有把好的產品賣出去的能力也是一樣重要的,有句話叫做「最好的創業家,也是最好的業務」而學生在這方面的暴露不足,這方面的教育在目前的制度下是十分缺乏的。所以在還沒有弄清楚前,對於創業有浪漫夢想的年輕人,其實也可以考慮先去工作,補足學校沒有教的業界經驗,會更理想。


Q: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你們的核心理念,那會是什麼?

A: 或許就是「將對健康與周遭環境及人的關懷落實在每一個消費的選擇」吧!相信生活可以因為每個當下的選擇而可以變得更好。

Entrepreneurship Greenvines2

媒體相關報導整理 http://www.greenvines.com.tw/press/ 

 

文章編輯者

吳沛燊, 呂聖華
王嘉宏's picture

關於作者

王嘉宏
臺大植物所碩班,陽明生科技暨基因體所博班。研究領域為開發病毒載體表現系統,特別用於蛋白質製藥或蛋白藥物篩選之用。興趣廣泛,舉凡和任何科技相關的議題都有些許涉獵:如生物技術,數位科技,IT產業…等。曾擔任中研院分生所學生會會長,也熱衷參與各類學術和各種團體活動。希望未來在Connectome中能結合所學和志趣,開創能結合生物科技和台灣具有優勢的科技產業,為台灣創造出更有遠景的生技產業環境。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