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醫療生涯─吳沛燊

2012/08/14

周珮褀

過去,醫師看似一個美好的職業,然而台灣現在的醫療環境已大不如前,對於即將踏入職場的準醫師來說,同樣面臨著挑戰。八月份Connectome邀請到從台大醫學系畢業的吳沛燊醫師,即將要踏入「白色巨塔」的他,怎麼樣看待他所將面臨的挑戰。

吳沛燊,台大B94級,原本考取電機系,升大二時轉系至醫學系,他戲稱那真是個想不開的決定。今年暑假甫考取執照,他笑著說:「終於可以自稱醫師了!」

然而,就算是即將成為醫生的他,他認為無論是哪個行業,在這個世界趨勢的流變下,未來等待的人才已經不是純然用理性思考就能掌握全局,而是在加入感性、意象、設計等元素,世界已經悄悄的在改變。頂著最高學府的光環,在社會世俗標準中的天之驕子,他怎麼看待這個看似迷航、失控的醫療環境?他又怎麼看待未來社會的走向?年輕人該怎麼抉擇屬於自己的未來?

台灣醫療環境現況

台灣的醫療環境在眾多因素之中走向了今天的混亂場景,沛燊認為主要是三個因素導致了目前的現象:全民健保、法律訴訟、財團醫院。

台灣的健保制度和美國的醫療保險不同,美國的制度下會因為你所繳納的保費金額不同,而取得不同等級的醫療服務;台灣的健保制度設計則是無論服務質與量的多寡,所付出的價金是一樣的,因此會導致民眾對於醫療資源過度的取用,而對醫院而言,只要多提供服務,醫院可能就會虧損。

大家可能也會疑惑,醫院不是可以向健保局請款嗎?然而卻因為保費調漲的困難,使得保險不給付的風險轉嫁至醫療院所,縱使健保局已經在民國91年時採取了總額給付的概念,讓醫療服務點數化,以固定預算分配金額,這樣的制度固然保障了醫生有服務就有回饋,然而卻也間接導致了現今醫療「三長兩短」—醫師看診總時間長、病人排隊長、等待時間長、醫師診療時間短、醫療照顧時數短。

而第二項則是法律訴訟的問題,近年來醫療訴訟的問題不斷攀升,統計數據顯示訴訟問題中內、外、婦、兒四大科合計超過85%,也導致醫生群體行為的改變。

最後則是商業層面問題,財團醫院的興起。財團醫院之所以會興起,沛燊認為與兩個原因有關,一是規模大的優勢,現行勞健保法規有利於大規模的醫院,二是醫療高科技化,像是一些成本昂貴的儀器,規模大的醫院比較有議價優勢。這樣的現象使得醫療走向兩極,醫院逐漸開發自費項目,如醫美、預防醫學等,中小型的醫院開始萎縮,不是納入財團醫院就是轉型為診所,而大部分醫生也選擇投入低風險、低成本的專科項目。

醫療產業的未來該怎麼走?

沛燊認為面對任何的問題,都要先從瞭解問題本身開始,所以對於醫生的未來,必須先瞭解,醫療未來的需求會是什麼?甚者,未來是什麼?

對於未來這個辭,他認為如同楊明唐(註1)學長所提,我們做任何的事情,沒有辦法在學校學到完美,如果學到完美代表那個領域即將被淘汰,但我們必須要找出架構、有跡可循可以去改變他的可能性。沛燊同時也提出了Toyota的哲學,如果要改變某件事情,一定要從流程上面來改變,才有改進的憑據,而不是憑感覺。

他以自身的背景舉例,醫療的本質是在避免可預防的死亡和疾病,將病人從死亡和痛苦中解救出來,但是所有的生物都難逃死亡和疾病,如果醫療僅將目標放在幫助人們脫離死亡和疾病,那無疑是挑戰一場註定失敗的戰役,然而,醫師的工作正是這樣的無止盡戰鬥。

若把這場戰役放在現代社會來看,慢性疾病就是一個不會痊癒的例子,而且未來慢性疾病絕對會大於急性疾病的需求,因此所謂「最佳照顧模式將會改變」。現代人皆希望未來的生活能夠有錢、有閒、有快樂,而慢性疾病並不會完全痊癒,在這樣的狀況下,慢性疾病的治療將會走向生活與行為模式的改變,如何深入日常生活中將會是醫療照顧的重點,也因此,呼應了演講一開始所述的「感性、意象、設計」,這將要導入所謂「理性」的醫療之中,面對慢性疾病,將要放棄所謂的「脫離死亡」以及「從疾病中復原」,而是要進入「生活能夠恢復」、「品質能夠確保」這兩個層次。

 

然而理性的醫學也同樣在演進當中,從過去仰賴專業人員能力的直觀醫學,到現在普遍採用的實證醫學,接下來將要走入精確醫學,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醫療人員能夠更準確的透過科技輔助來判斷病因。不過也因為科技的幫助,專業人士的直覺與本領將會被取代,醫師的專業性與不可取代性的優勢會漸漸消失。不過正因為如此,過去的垂直整合模式會漸漸走向水平分工,在價值鏈上提供專門服務的機構出現,結構模組化、標準化會使得焦點作業變得可行。此外,醫療服務中的行銷模式也逐漸改變中,過去以醫師作為主要行銷對象,然而隨著資訊流通、網路科技進步,可能導致民眾自我診斷後轉而要求醫師開立相關藥品、服務。以上都是未來醫療整體可能會改變的面向,無一不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醫師該怎麼看待未來的醫療產業?

身為一個準醫師,沛燊根據他的觀察,現在醫師主要的工作面向有三:服務、研究、教學,然而他認為將來「管理」會是更重要的環節,然而管理就會牽涉到商業,在醫療領域來說,商業似乎是一個禁忌之辭,商業與醫療的碰撞必然要邪惡嗎?沛燊認為不應該如此,事實上,商業的思考導入反而能夠激發更多創意,若是秉持著對於改變世界的熱血,商業的思考模式更有助於挖掘出人性美好的一面,以世界過去改變的方式來看,持久的模式是經由文學、藝術等潛移默化,但是最快的方式往往是商業與政治的力量。

面對現今大家對於醫療所應有的道德,他認為道德應該是一種默契,而非要求,現在醫療環境所面臨的狀況是結構性的因素如制度等等,導致了醫學人才的流失,但也正因如此,他更認為管理是必須要被導入的元素,如此才有可能產生改變。

給大家選擇生涯的建議

沛燊認為大家應該要思考的是,「你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你想改變的事情是什麼?」,以生技醫療背景的同學來說,常常大家都會說要出國唸書,但是你有沒有問過自己,為什麼要出國唸書?或者,出國唸書到底是為了什麼?大家應該要回頭去想,熱情在哪裡,如果你認為那件事情你很有熱情去做,那就去做。面對未來,他認為,就連過去大家眼中的金飯碗醫師這個行業都逐漸喪失優勢中,實際上,沒有一件事情的優勢會永恆持續,如果你對一件事情都通盤瞭解了,那同時也宣告了那件事情的生命週期完結,也因此,尋求意義相當重要,你手上的實驗、專案,到底給這個世界、或者給你本身創造了多少價值、具有多少意義、幫助了多少人呢?找到熱情,那大概就是一種優勢吧!

註1:楊明唐為Connectome在8月4日沙龍的另一位分享者。台大生技系、藥學所畢,現為GSK行銷專員。

- 本篇為吳沛燊醫師於2012年8月4日在Connectome 「生技人,你想做什麼?」職涯沙龍的分享整理 - 

分享者:吳沛燊,台大醫學系95級,2012年6月畢。大二自電機系平轉至醫學系,曾於台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研究所暑期實習(王錦堂教授指導),其成果獲選為該年度之研究傑出獎,為台大醫學院六年制醫學系第13屆班代。過去擔任台大醫院兩年實習醫師,並於復健部暑期見習,現為台大醫院復健部住院醫師。興趣與涉獵主題廣泛,曾組辦讀書會研討投資組合理論與風險管理,留心醫療服務業在健保政策下的發展趨勢,目前研究主題則為創新理論、設計思考與復健醫學。

周珮褀's picture

關於作者

周珮褀
周珮褀

Comments

Anonymous's picture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