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太平洋─加州生技產學見聞」專欄 : Welcome to the other side!

2013/11/29

Chili

“Welcome to the other side!” 當我經過幾番曲折終於確定以博士後身份加入這間公司的 R&D 部門,未來主管榮恩半開玩笑的這麼說。歡迎到業界來!

“Welcome to the other side!” 當我經過幾番曲折終於確定以博士後身份加入這間公司的 R&D 部門,未來主管榮恩半開玩笑的這麼說。歡迎到業界來! 時間退回 2009 年。剛申請上美國加州大學博士班的我,以作研究為職志,渴望永遠充滿挑戰的環境以滿足好奇心,想的是如何加入一間做最前端研究、擁有最新儀器 (玩具?) 的實驗室。對於未來的職業,仍不存在實際的圖像。但也是這種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和對各種可能的好奇,讓我選擇生科系,選擇念博士班,以及選擇到業界。每個決定的背後最終最強烈的驅使,一直是好奇心,和需要不停探索的欲望。當然不可避免的,同時也參雜著實際的考量和情緒的影響。 (家父言:這傢伙應該也餓不死,就隨他選吧!) 2009 年,加州財政吃緊,撥給高等教育的經費連年下滑,加州大學預算遭砍,班級學生數越來越高,學費連年調漲,三不五時學生團體聚集抗議。因為經費不足,願意且能夠收國際學生的實驗室少之又少。在第一年我和幾打的教授談過加入實驗室的可能,絕大部份的回應是:你很好,可是我沒錢。 最終我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條件下,加入了做生物影像的實驗室。這間實驗室完全符合 “做最前端研究,擁有最新儀器” 的定義。我所預想的優點都成真了:新創意的興奮,不需要參與熱門生物學領域的割喉戰 (例如癌症研究,可能數個研究團隊都往同一方向探討,因此比的是速度),做的研究不需要擔心被搶先發表,並且保證有獨特性。 沒想到的缺點是,我們的儀器不只是最新的,而且是實驗室獨有的。沒有使用手冊和說明書,遇到問題無法打電話找廠商來修,網路上也找不到解答。永遠在改變的硬體與軟體對每個使用者來說都是挑戰。另一個難處是說明並說服其他人新的儀器和分析方法是合理的。尤其當應用於生物研究,通常要用兩到三種不同的方法去證明一個假說才比較容易被接受,可是當我們用新科技看到了其他方法所看不到的現象,卻很難找到比較的管道。 因為擁有獨特的技術,實驗室一直都有來自世界各地想要合作和學習的研究員。不只學界,也包括業界。2011 年冬,鄰近藥廠的研究員帶著他們無法解決的問題來到實驗室請教。「你幫他們看看吧。」指導教授指派我幫忙。五分鐘後研究員們看著新的數據,感到相當滿意。從此便開始了我跟該公司的互動。在畢業之前,我去了該公司數次提供義務訓練,期間也因為其他種種因素更確定畢業後想要進業界的決心。於是我和合作的研究員榮恩提出畢業後希望能加入他們團隊的想法。「目前公司的 R&D 沒有缺額,而且你又是外國人,有點難度呢。我們會試試看,但是不保證會成功。為了你自己著想,你也該申請其他工作以防萬一。」 就在這種沒有確定承諾的狀態下畢了業,並開始全職投入找工作。找工作比自己所預想的要難得多。即使是曾經合作過的公司都不見得有職位,要去說服其他公司更不容易。經過網路投履歷,遍訪親友,參加數個就業博覽會,閱讀無數職業相關文章等等的一個月,除了一個博士後職位,業界方面毫無所獲。環顧周遭,我不是特例。從 2009 到 2012 年,美國的藥廠/生技公司總共裁了十五萬人。就業市場過分競爭,生物學相關博士許多以博士後職位作為畢業後的緩衝,短則數月,長則數年。目前的環境,找工作花上半年一年也是相當平常的。可是礙於簽證限制,我只有三個月。三個月沒工作,就需要離開美國。 另一方面,我仍然持續與該公司聯繫,試圖找出能夠在不增加 R&D 部門人員名額的前提下工作的方法。提議包括以短期簽約或顧問的名義雇用,但最後卻發現不可行。就在幾乎要放棄的當下,新的點子冒了出來。 「我們和一位夏威夷大學的教授有合作計劃,你何不以博士後名義加入他們實驗室,但在我們這邊工作?」榮恩提議。夏威夷?博士後?「而且這樣對你也好,同時跨足學界與業界,讓你實際在業界做,但如果你發現不喜歡,也還是可以回到學界。」 經過幾番談判,我接受了這樣的安排。「歡迎到業界來。」榮恩說。經過層層文書和公司內部討論,終成定案。 「下一步是幫你找個辦公室隔間。」

您也有海外生技產業的獨特經驗嗎?您也同樣擁有滿腔熱血無處發揮嗎? 還在等什麼!快來了解海外連結計畫、填寫分享者問卷,讓 Connectome 為您規劃專屬的分享空間吧!

文章編輯者

蘇怡嫻
Chili's picture

關於作者

Chili
Chili 台大生科系畢。在雪梨當了一年交換學生一年研究助理後,到南加州取得生物學博士學位。目前以博士後身份在南加州生技藥廠作研究。

Add comment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