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太平洋─加州生技產學見聞」專欄 : 生技藥廠間的併購

2014/08/14

Chili

前陣子備受矚目的生技製藥產業事件:Pfizer欲併購AstraZeneca的風波,或是Valeant欲併購Allergan的消息,造成爭議不斷,在在顯示大藥廠對於經營模式轉變意圖,但這樣子的手段對於製藥業的未來是否合適?

 (Photo credit: http://www.spinifexit.com/)

這陣子生技藥廠間的併購案時有所聞,有些甚至像連續劇一樣高潮迭起,發展扣人心弦。其一是美國大藥廠 Pfizer 企圖買下英國的 AstraZeneca。若併購通過,這將會是世界上最大的藥廠。 這樁可能的交易牽涉到的不僅是業界版圖的重新劃分,更牽涉到對美國及英國的經濟衝擊,包括兩國對企業課稅的不同(美國的企業稅較高,併購通過 Pfizer 可能會將公司總部改設在英國),對失業的影響等等皆有不少討論。AstraZeneca 五月時拒絕了 Pfizer 將近七百億美元的提案,但 Pfizer 未來是否還會有進一步動作仍是未知數。  

另一樁佔據不少新聞版面的則是 Valeant 意圖併購 Allergan。今年四月,Valeant 和對沖基金管理人 Bill Ackman 聯手想要買下 Allergan,此消息一出,Allergan 股票馬上翻倍。在議案提出之前,Ackman 先生更把自己手上的 Allergan 持股從 5% 增加到 10%,於是在短時間內他就為自己賺進大筆利潤。有人會問,咦?這樣難道不是內線交易嗎?不過內線交易的其中一項定義是,你需要把消息傳給不該知道的人,以從中獲利。在這個狀況下因為消息和買賣都是在 Ackman 名下,也就規避了內線交易的問題。 這兩家公司在經營模式上不甚相同。Allergan 每年花在 R&D 的經費大約是利潤的 17%。以去年來說,那便是 10 億美元,算是相當可觀的規模。在光譜的另一端,則是Valeant這家以併購為主要企業模式的公司,R&D 僅占利潤的 3%。他們的經營理念比較接近於把研究經費省下來,資金花在吃掉其他公司並賣已經發展好的產品,也就是說公司的成長靠的是併吞而非自己內部的研發。 如果併購案真的通過了,Valeant 預計將砍掉近三萬個工作 (相當於 20% 的人力)。 Valeant 最新提出的價錢是 530 億美元 (約台幣 1.6 兆)。令人好奇的是,到底透過併購會為 Valeant 帶來多少利潤呢?這似乎是個複雜的問題,利用不同的會計方式得到的答案也不盡相同。更特別的是,因為一連串的併購,Valeant 所擁有的負債已高達 230 億美元,但去年的現金流只有負債的 5%。其中較大宗的併購案包括去年 Valeant 併購博士倫 (Bausch & Lomb),總花費 90 億美金。另一方面,Allergan 則是負債少,可用現金頗豐的一家公司,因此外界揣測這也是 Valeant 想要併吞 Allergan 的動機之一。 在這場併購角力中,雙方的批評也是不會少的。Allergan 認為兩家的經營模式南轅北轍,若併購通過,Valeant 會將 Allergan 的創新傳統給破壞了。Ackman 則說 Allergan 的 CEO 只考慮自己的位置,罔顧其他投資者的利益。事實上,Allergan 在過去五年股票價值基本上是穩定上漲的,管理階層的評價也是正面多於負面。但同時,Allergan 對於併購並不陌生,光去年即花了 10 億美金買了間做偏頭痛的公司,以此鞏固自己在偏頭痛的市場地位。  

究竟哪種經營模式比較合理呢?更進一步問,R&D 的存在對藥廠來說是負擔,還是明日的希望?最近的研究指出,前十二大藥廠花在 R&D 的經費大約是 700 億美元,但這鉅額投資所得到的產出卻不及所投入的。藥廠 R&D 的投資報酬率連年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否意味著我們便不需要 R&D 呢?廢除 R&D,短時間內或可預期利潤上漲,不過當新藥一個一個過期之後,製藥業的未來在哪裡?當然併購所影響的不只是公司經營方向的變化或投資者的利潤多寡,對員工來說是更切身的公司內部組織重整及隨之而來的裁員。但最終的決定權,不在員工,而是在大股東的手裡。

您也有海外生技產業的獨特經驗嗎?您也同樣擁有滿腔熱血無處發揮嗎? 還在等什麼!快來了解海外連結計畫、填寫分享者問卷,讓 Connectome 為您規劃專屬的分享空間吧!

文章編輯者

蘇怡嫻, Henry Yuan-Heng Wu
Chili's picture

關於作者

Chili
Chili 台大生科系畢。在雪梨當了一年交換學生一年研究助理後,到南加州取得生物學博士學位。目前以博士後身份在南加州生技藥廠作研究。

Comments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