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福生技─簡海珊博士 講座記要

2014/10/27

蘇怡嫻

簡海珊博士是近年在台灣生醫產業活躍的資深前輩,其豐富的海外歷練也讓業界期待著她的海歸能為台灣產業帶來更多的實戰經驗與多元知識。Connectome有幸能夠藉由全福生技黃嬿倫處長的熱情協助之下,邀請到簡海珊博士進行小型的座談會,分享她一路走來的經歷、抉擇與挑戰。

熱誠開啟的職涯

化學,是簡博士一直以來都的興趣,往後精彩的職涯歷練,也都是因化學而起!大學選讀化學系的簡博士(當時的簡同學)畢業後繼續到美國念碩博士,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在博士班期間簡博士因為懷孕而毅然決定中斷學業,開始在產業界的職業生涯。基於自己的化學背景,簡博士當時選擇進入製藥相關單位藥物動力學(PK/PD)的研發單位工作,然而在美國工作數年後,卻發現即使自身能力與同部門的博士畢業生不相上下,工作待遇卻遭到學歷牽制、薪資無法提升,因此只能咬牙回到學校,再次力爭博士學位,但不同的是,這次心中有了明確的目標及家人的全力支持,不但重拾對研究的熱忱,也下定了決心,用最短的時間取得那未完成的學位。在多重的能量驅動之下,簡博士在一年半內重新完成所有實驗,並在兩個月內完成了博士論文,終於,以 40 歲之姿取得遲來的博士學位! 自我要求高、謹慎細心的個性,促使簡博士全心投身事業,也獲頒許多大大小小的獎章,但工作數年後之後猛然發現自己忙於事業之際忽略了對家人的重視,因此決定辭去原本繁忙的工作,在公司主管的安排下轉換了職位,開始接觸到管理階層的工作,踏入新的領域、重新學習。為了將新的工作也達到盡善盡美,簡博士第三度踏入校園、重拾學生身分,為的就是增進自己在財務、商管領域的能力,在 50 歲時完成了 EMBA 的學位,毅力令人欽佩。

回台創業的經驗

在美國工作數十年後,因為一股想要創業的熱忱,以及對家鄉產業發展的使命感,簡博士遵循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回到台灣。因為過去多年在不同職位和領域的經驗和學習,因此回台灣後先後在法人單位和安成生技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亟欲將國外所學傳遞給下一代的念頭,再度勾起自己內心不安分的靈魂,因此再次跨出舒適圈,辭去工作、自己創業。簡博士回想三年前,第一次在創投前提出 business plan 時並未獲得青睞,原因可能在於當時初自國外返台不久,較不熟悉台灣生技產業的脈動,在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與心態改變後,漸能掌握台灣生技產業的優劣勢,此時的簡博士才終於成功的成立了自己的生技公司。

對台灣生醫人的觀察

回台灣後,與台灣同事相處的經驗發現,台灣生技人才的資質其實與國外並無差異,只在於是否有機會持續接受各領域專業前輩的帶領,在工作的同時不斷累積產業所需的技能和思維,因此,簡博士也開始鼓勵國外人才回台灣,由於這些人在國外念書或工作獲得了許多產業經驗,若能將這些習得的技能和產業必備的思考模式接棒給台灣的後輩,想必能提升台灣的生技人才和產業的發展。 台灣和其他亞洲人一樣,個性較為謙遜、注重倫理道德,在產業中講求誠信極為重要,不失為一項優點,但過度謙卑就反而會讓自己扣分,在業界仍要時時強調並展現自己的實力,光明磊落的正向競爭是進步的動力。

亞洲的激烈競爭

這段期間對本土生技產業有了深入的觀察,發現台灣在前端學術研究投入相對大量的資金,但與產業接軌的轉譯醫學相較薄弱,因此自己創業後所做的就是希望能強化這個環節,協助台灣製藥業順利度過臨床前階段、與產業接軌。此外,台灣製造學名藥、研發的能力佳,但鄰近的中、韓兩國國家對生技產業的資金投入相對大,是台灣比不上的,而韓國近來生技產業的發展迅速是不容小覷的競爭對手,另外日本、東南亞等鄰近國家的生技業發展趨勢都是台灣生技產業在決定發展策略時應該評估的因素之一,因而認為台灣產業應該審慎評估未來走向,不要一味跟隨其他國家的發展熱潮,了解自己的優勢並且有所創新,才能將台灣生技業推上國際舞台。

文章編輯者

蘇怡嫻
蘇怡嫻's picture

關於作者

蘇怡嫻
台大生科系、動物所畢業,在學時曾參加創業競賽、至時代基金會實習,目前任職於台灣製藥產業,因為工作而逐漸對臨床領域有更深的了解。入職場後發現生技領域產學間彼此認知的落差,因而希望能和 Connectome 的夥伴共同搭建一座產學橋梁,用自己的力量,為台灣生技產業盡一份心力!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