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t Camp 專訪─國產入侵紅火蟻偵測犬

2013/05/29

蘇祐諄

來自中南美洲的紅火蟻每年為台灣帶來上億的損失,也使田野間的戶外活動蒙上了一層陰影。為此,中央研究院在前院長李遠哲博士的指示下,成立了數個紅火蟻研究計畫,希望能夠充分了解紅火蟻的生態、習性以擬出防治對策;中研院物理所陳洋元老師的研究團隊即是最早發展系統性紅火蟻防治方法的團隊之一。 為了進一步探求紅火蟻防治方法商業化的可能性,實驗室中的暉閔、怡臻和琬婷挾著實驗室已發展出的研究成果,在陳老師的支持下於2011年主動參加中研院育成中心所舉辦的Boot Camp活動。藉由一連串技術商業化的訓練,將實際可行的紅火蟻防治方法,推展為可以獨立營運的商業模式,逐步剷除台灣田野、運動場、機場和公園中的紅火蟻巢穴。

 Picture courtesy of Don Fulano

從物理所到紅火蟻:技術的發展

最早研究團隊提出的紅火蟻防治方法,是以液態氮灌入紅火蟻巢穴中,殺死紅火蟻的物理性撲殺法。然液態氮法的效果僅止於「治」而沒有達到「防」的目的,於是研究團隊進一步修正方向,改以紅火蟻的「預防」為主,尋求創新的偵測方法。此時他們分析:以往的紅火蟻偵測方法常是以肉眼判定、或是用洋芋片等誘餌誘出紅火蟻,不但耗時亦不一定精確,如此現象是否能有改善的空間? 來由機場農產品檢疫犬的靈感,團隊與屏東科技大學的工作犬訓練師進行接洽,對方表示經過訓練的米格魯犬可以成功嗅出紅火蟻巢穴的氣味,據此確立了研究的基礎。他們並進一步和彰化師範大學生物學系進行合作,開始了一連串的研究與田野試驗。團隊於桃園體育場進行田野試驗:該地原先一直無法根除場內的入侵紅火蟻,然而在利用紅火蟻偵測犬進行偵測後得到非常顯著的防治成果,幾乎可將體育場內所有的紅火蟻巢穴一網打盡。 從物理研究所純科學的研究氛圍,到帶著米格魯犬、頂著烈日在草地上的田間「工作」,他們表示其實這兩者之間的差異並不如想像中的大:「科學的方法其邏輯都是類似的。」暉閔說。由偵測犬的訓練做為核心技術,一直到實地偵測流程,「每一位團隊成員現在都具備牽著工作犬獨立作業的能力」。 .

商業模式的確立

和其他進入障礙高、且需要大量投資的實驗室生醫科技相比,團隊的紅火蟻防治犬能快速應用在各種具植被的開放空間。在參加 Boot Camp培訓課程之前,團隊已經有田野試驗成功的記錄。正由於此,研究團隊認為將此防治法推展到市場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一開始覺得此技術商業化好像不會很難,沒想到之後才學到了很多我們原本沒有想到的事」,例如團隊也曾打電話到美國德州,詢問當地官員是否有興趣進行商業合作,但遭到了回絕,他們表示隨後在課程裡陸續進行商業模式的探討後,才發現除了資金與技術以外,相關法規、市場情況如何、有志同道合的人才也都是成功創業的要素。 他們的構想是希望能夠透過日前團隊創立的公司,接下民間與政府機關的委託案件,以偵測犬隻和人員的合作在特定開放空間定位紅火蟻巢穴,再對其進行物理性或化學性撲殺。由於位於市區的大塊綠地通常為政府所有,所以在估算此商業模式市場大小時,則是以每年的政府預算作為基準,進行其他後續的計算。他們表示這才只是開始,公司剛起步,還有很多挑戰等著他們。 .

學習和感想

怡臻回憶在研究計畫開始之初,團隊曾受到流浪狗保護人士的誤解,認為其訓練或犬隻的工作量對狗兒們來說無法負荷或太累,而拒絕將自己收養的流浪狗送給他們培訓。對於這樣的誤解,團隊成員也只能苦笑:「我們也只能盡量完整說明訓練方式或工作犬的工作內容給他們聽,希望減少誤會。」。而工作期滿退役的犬隻最後也都送給了中研院內的愛狗同事,讓牠們在家中當寵物犬獲得妥善照顧。 目前世界上僅有台灣和澳洲利用犬隻嗅覺來標的紅火蟻巢穴,澳洲的紅火蟻防治犬是屬於政府部門的常態單位,使用拉布拉多犬作為工作犬;而目前台灣的紅火蟻防治皆是以政府的臨時專案處理,因此民間若是要成功經營,一定要找到能夠規模化且支持足夠維持一定營收的經營模式,這也是團隊成員正努力,試圖在公司的日常營運中不斷將經營模式最佳化,希望能永續經營的目標。 台灣的病蟲害防治產業長久以來缺乏真正創新的方法「防」蟲,而紅火蟻偵測犬絕對是一個快速、有效且經濟實惠的模式。大家如果未來在公園裡看到團隊成員與他們可愛的米格魯,可以為他們鼓鼓掌,但千萬不要去打擾喔!

1 . .

中研院物理所陳洋元實驗室:林暉閔、陳琬婷、陳怡臻

受訪對象:中研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助理 林暉閔、陳怡臻

採訪者:Connectome 團隊 吳元亨、蘇祐諄專訪 

蘇祐諄's picture

關於作者

蘇祐諄
蘇祐諄

Add comment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