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從學術界走進商業界的 Bassil Dahiyat

2013/06/23

Kaoru

受過學術界訓練的人們,儘管是最聰明或是最優秀的,總是持有比較狹隘的想法,而且無法推動創造商品。他們亦不知道該投入在何種疾病的領域上,該專注在何種蛋白質的改良研究以創造有效的治療候選藥物。學術與產業的差異並非不可跨越的鴻溝,而研究成果商業化更是社會大眾的福祉,因此研究成果商業化也是近來台灣大聲疾呼的議題,然而這當中的困難與技巧又是如何呢?且看Connectome邀請讀者kaoru為大家翻譯Xencor創立人之一的 Bassil Dahiyat的創業心路歷程。

  (photo via mustetahra)

Bassil Dahiyat簡介


Xencor 的創立人之一,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取得生化工程學士、碩士學位後,於 1997年與其加州理工學院之博士論文指導教授Stephen Mayo共同創立新藥開發公司Xencor,並將合作開發之蛋白質設計技術成果商業化,將蛋白質設計工程Protein Design AutomationTM 應用在蛋白質與抗體候選藥物之藥物研發庫,致力於創造更安全更有效之蛋白質療法。

Bassil Dahiyat積極從事建立Xencor之智財組合,並為60個專利之發明人。他因為將蛋白質設計應用至蛋白質療法所做的貢獻,曾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科技評論雜誌列為世界前100名年輕創新家,世界經濟論壇亦曾稱他為科技的先驅者,並且陸續獲頒美國化學學會、藥物制放學會、與加州理工學院等多項獎項。

Bassil Dahiyat從小就對於應用基因工程製造新藥有濃厚的興趣,為了將這個想法結合到現實生活,促使他在求學路程中開始了蛋白質設計的研究。1997年,他在加州理工學院完成他的蛋白質設計方法博士論文,即將畢業的他,將不再有獎學金的補助,站在人生道路的分岔點上,他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走。 Bassil並不想終其一生待在學術界,剛好此時他身旁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Stephen Mayo,是個很有商業頭腦的人,Stephen Mayo認為若利用演算分析來進行蛋白質的設計程式,用來設計更好的藥物蛋白質及酵素,有機會開創一個充滿遠景的新生技產業。Bassil 所研究的技術,與當時興起一股創新技術平台公司的趨勢不謀而合,加上他骨子裡不斷尋求創新的渴望,使他由一個學生蛻變為科技新創公司的執行長...

萬事起頭難

然而,對於一個科學家來說,從學術界跨足之商業界絕非易事,Bassil 與 Stephen 成立了他們的公司 Xencor 之後,隨即面臨他們的第一道關卡-籌措資金。雖然在 1990 年代生技產業的籌資不算困難,即便如此,許多的投資者仍不願草率地將資金賭在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學生上,Bassil 也沒有從他的朋友、家人中找到贊助人。因此,他開始試著找尋一種人:對於用創新點子成立新公司有濃厚興趣的「有錢人」。最後,他得到了他的母校-加州理工學院的幫助,加州理工學院的技轉中心提供豐富的資源與資訊全力後援,Bassil 也藉由母校的聲譽及信用,得到機會認識了一群白手起家,創立生技公司的老前輩們。其中最重要的兩個貴人,一位教授 John Baldeschwieler 與另一位校友 Jon Faiz Kayyem,都是生技公司的創辦人,Bassil 由他們的人脈找到了 Xenco r的第一批投資者,1997年10月 Xencor 上市時,他們總共得到 250 萬美元的資助。 Bassil在籌資的過程中學到,一個只待過學術界的人若要開新創公司,如果你所待的機構中的人脈網絡充滿了生技產業經驗豐富的同儕、前輩與教授,他們就可以指引你對的方向,正所謂的師父引進門、修行靠自己,前輩們助你進門踏入這個產業,然而還是要靠自己想辦法賣出你的點子.

挫折

Xencor上市後,Bassil馬上犯下一個初學者常犯的錯誤:他們缺乏遠見,選擇了一個適合他們技術的商業模式,而沒有考量到市場需求。他們將 Xencor 定位為一個計算性質的公司 (computational company),並且不從事任何實驗。最初 Bassil 認為藥商公司會向他們所製造的蛋白質序列做技術授權進行實驗,因此,Bassil 只把重點放在 Xencor 擁有的技術上-設計出更好的蛋白質序列,而並未包含製造測試新藥候選藥物。想當然而,這個決策迅速地帶他們走向第一次的失敗。 六個月後,Xencor 設立一個小型實驗室,開始從事驗證他們所設計的蛋白質標的。在當時,Xencor成功說服他們的投資人全力支持公司的組織重整,投資人亦計畫提出第二批基金支援。然而以現在的生技產業環境,若發生同樣的事情,投資人也許沒有那麼容易的被說服了。 Bassil認清他們的問題出在他們其實並不了解製藥市場迫切想解決的問題導致當時他們的潛在合作夥伴需要改良的特定蛋白,用以促進/抑制特定免疫細胞亞群 (specific immune cell subsets) 的活性,Xencor 沒有辦法展現相應的技術能力,或是擬定適切的計畫來談成交易。 .

建立業界人脈

經歷過第一年低迷的表現,Bassil 了解到若要正視 Xencor 的商業成長,他們需要的是業界人士的回饋,然而問題在於Bassil對於業界人士認識的不多。因此,改變的第一步就是積極地投入業界。Xencor 發表相關研究、參加了任何可以出席的會議與相關產業網絡的活動、加入合作夥伴的會議、活絡公司間的聯繫,並在各餐會中遞出數以百計的名片。就這樣,Xencor 花了數年的時間漸漸地將 Xencor 於此業界的網絡中導入正軌,躍為主流。 Bassil 花了數年所建立的人際網絡助 Xencor 的商業規模成長擴大,使其培養出正確的洞察能力與決策能力。Bassil 努力地彌補錯誤有幸地成功助其公司走向正軌,然而,有時間修正錯誤對於現今的商業環境生態來說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因此,對於現在複雜的生技領域與業界純熟的現況來說,任何有遠見的創業家需要先行研究業界內之現況,做好相關的建議諮詢,再創設新創公司才是較適宜的做法.

 「對」的團隊組合

一開始Xencor所組成的團隊,對於這個業界的人際網絡來說並不合適。Xencor一開始由科學家組成了甲組團隊,由於互相熟稔學術界科學家的想法,故了解如何共事與管理。同為原學術界人士的Bassil,在這個團隊裡感到很自在,但他漸漸了解到受過學術界訓練的人們,儘管是最聰明或是最優秀的,總是持有比較狹隘的想法,而且無法推動創造商品。他們亦不知道該投入在何種疾病的領域上,該專注在何種蛋白質的改良研究以創造有效的治療候選藥物這批團隊導致Xencor不能與業界人士產生共鳴、無法將擁有之技術創造價值。 因此,Bassil 解到需要再組成第二批乙組團隊,這批團隊成員必須包含擁有生技業界經驗的人,提供他們如何設立公司與創造候選藥物與商品之策略。最終,甲組團隊的學術科學家負責新藥開發的工作,而乙組團隊的生技產業老手則創造可賣的價值。Bassil 開始聘僱具有業界經驗的員工,尤其是熟知團隊管理之人,他們提供 Xencor 擬定策略,並找出可因為採用 Xencor 技術進而解決之業界問題。Xencor 注入的新血員工助其分辨出,什麼是具商業價值但在業界尚不急迫解決之問題、什麼是很有挑戰性但礙於商業現況所無法突破之問題。 慢慢地,Xencor 開始聚集了一群具有專有知識 (know-how) 的員工,他們不是只有靠機器運算產出一個基因序列或是單純的驗證實驗標的,他們確切知道什麼是真正需要的候選藥物。Bassil 也了解到為了解決現實世界所面臨的問題而發明新藥,需要拓展對於細胞生物學、免疫學、毒理學、ADME (藥物於人體機制之運作) 等生技各領域的投資。為求設計蛋白質時研發資料紀錄的完整性,Xencor 意識到再擴大版圖的必要性,他們遠離當初所定位的計算性質公司,往全面性藥物研發公司邁進。 員工所應具備的能力,會隨著企業的成熟度、商業化目標的不同而改變。如果你是個原學術界人士的創業家,這個身分會讓你在踏入業界時感到不自在。若公司才開始運作,這個原學術界人士的身分可能是使你從執行長位置掉下來,由其他更有業界經驗取代的原因。 .

機會+機運

Bassil認為,一個從學術界跨足現今生技業的人最應謹記在心的話是:「千萬不要懼怕改變。」因為現今的新創公司並無法以緩慢的步調開始,必須要能動如狡兔適應劇變的環境,這與 Bassil 成立 Xencor 之時對於產品開發時間周期與慷慨的資金資助有極大差異。新創公司需要能發覺沒有成效的研發並迅速轉向,重組公司。 Xencor 做出的改變在於將重點聚焦。成功關鍵在於你要找出真正得以勝過其他人的領域並且集中投入資源於此。Xencor 早期策略的錯誤在於其研究領域包含農業、工業化學、製藥業等,試著做出包山包海的研究。然而,對一個小公司來說很難在這麼廣泛的領域中有卓越成就。這個決策導致他們沒有在任一個領域嶄露頭角,努力也隨之流逝。Xencor 最後改變想法,選擇了單株抗體,因為治療性抗體領域正在成長中,技術也漸漸純熟。雖然抗體研發的可行性得以助 Xencor 開始研究,最重要的進入障礙仍然在於蛋白質設計中支架蛋白-Fc端 (Fc domain) 的最佳化。Xencor 用幾種方法改良 Fc,開始驗證 Fc 端在抗體藥物中的重要性,甚至了解到 Fc 端可建立起強大的無形智慧財產。 成功前必會遇到挫折,Xencor 也不例外。Xencor 雖有挫折的磨難,卻也有那麼一點點的幸運,他們在 2000 年科技泡沫之時,找到了他們的利基。那時因為有大量的網路資金獲利轉向炒作生技業,因此生技業的籌資相對地較現在簡單。此外,因為科技公司的無所適從,促使 Xencor 有機會得到投資的機會。籌資的佳境使 Xencor 增加龐大的資本,給予緩衝助其度過經驗不足的時期。另外,Xencor 開始 Fc 端技術研究之後,生技製藥領域,尤其是在抗體方面快速地成長。當 Xencor 正需要的時候,大量的可能性商品逐一出現、Xencor 的市場也就逐漸成長。 許多公司可能沒有像 Xencor 一樣的幸運,現今的經濟環境會讓有新點子的創業家找到投資者的機會更加嚴苛。因此,生技世界裡的新創公司,其他領域的創業家亦是如此,所需要的莫過於「勇氣」。許多生技公司的失敗不在於科技或是商業的缺陷,而是在於不對的時點或是人類生物學研究的不可預測性。因此產業上成功或是失敗的例子都是由當時的時空結合各種因素下造就而成,未來的創業家不能過度的遵循過去的例子.

生技之商業模式將會隨著劇變的經濟體、法規的改制而繼續改變。即使 Bassil 擁有卓越的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歷,擔任生技公司執行長的經驗中讓他知道許多事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他身處這個業界中常覺自己是一個身處異「鄉」的異「鄉」人。Bassil 從身邊經驗豐富的人們學到很多,他們都是Bassil 事業上指引明燈的人生導師。他學到建立人際網絡的價值,但比起這些,Bassil 所得到的最大收穫莫過於他的研究得以幫助更多患者面對疾病並克服疾病。 .

原文: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Nature Biotechnology 30, 1030–1032 (2012)

 

文章編輯者

Nim CHEN
Kaoru's picture

關於作者

Kaoru
Kaoru

Comments

lemoned's picture

Add comment

Log in to post comments